29 3月 by admin

接收乌克兰难民,美国把难题甩给了欧盟|京酿馆

接收乌克兰难民,美国把难题甩给了欧盟|京酿馆

原标题:接收乌克兰难民,美国把难题甩给了欧盟|京酿馆

面对乌克兰难民潮,欧盟内部的步调并不一致。

▲这是2月26日在波兰普热梅西尔拍摄的一处乌克兰人临时安置点。图/新华社

| 徐立凡

据报道,欧盟27国的内政部长3月28日在布鲁塞尔开会,就联合接收乌克兰难民进行磋商。

此前,因为缺乏接收能力,德国和波兰已向欧盟委员会发出紧急求助呼吁。据报道,德国内政部长南希·费泽正在推动解决欧盟内部难民配额问题,而负责欧盟内部事务的欧盟委员于尔娃·约翰松则拒绝了这一要求。

俄乌军事冲突爆发以来,欧盟对外一直表现得比较团结。但接收乌克兰难民,对于欧盟各国的财政和社保体系构成了巨大考验,这是要实实在在付出真金白银的。美国一手推动了俄乌冲突,却只计划接收10万乌克兰难民。于是,一场暗战在欧盟内部掀起。

乌克兰难民可能上升到500万人

早在3月1日,联合国难民署就曾警告称,乌克兰战事有可能酝酿出“本世纪欧洲最大的难民危机”。也就是说,会超出2011年以后出现的中东难民潮。

联合国难民署的最新数据,似乎也在证实这一判断——目前涌向欧盟地区的乌克兰难民已达到380万人,预计涌向欧洲的乌克兰难民数量将上升到500万人。

俄乌军事冲突持续了一个多月,乌克兰难民的数量就已经超过2011年以来涌向欧洲的中东难民。

2015年是中东难民潮最高峰时期,涌入欧洲的中东难民也只有120万人。当然这其中不包括土耳其容留的近400万难民。

而与多数中东难民不同的是,乌克兰难民无须通过土耳其这道“关卡”就可以进入毗邻的波兰、罗马尼亚、匈牙利、摩尔多瓦等国。

更严峻的是,尽管3月29日俄乌两国将在土耳其举行新一轮谈判,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也表态愿就乌克兰的中立问题与俄方积极谈判,但尚无迹象表明乌克兰战事将在近期结束。这意味着乌克兰难民的数量还可能进一步增加。

▲2月26日,乌克兰人抵达波兰边境口岸梅迪卡。图/新华社

欧盟为接收乌克兰难民得花多少钱?

在战事初起时,欧盟对于接收乌克兰难民是持相当积极的态度的。

一方面,欧盟本就对难民问题有一系列的制度安排。如《阿姆斯特丹条约》《海牙计划》等,算是有一套共同应对难民问题的合作方案。

另一方面,接收乌克兰难民又不可避免。3月3日,欧盟还以创纪录的速度通过了“临时保护令”,授权乌克兰难民无须走“庇护程序”,就可以在欧盟内部自由流动,立即获得在欧盟居住和工作的权利,并获得住房和社保福利。这比接收中东难民要大方得多,中东难民因受教育水平问题,只有10%左右的人能够较顺利地找到工作。

欧盟目前打算从2020年筹集的“复苏基金”中拿出34亿欧元,作为乌克兰难民的补助,但尚需各国批准。不过,就算各国迅速批准,距离安排难民还差得远。

以德国为例。德国是难民最愿意落脚的欧盟国家,原因是待遇好。根据德国相关法案,寻求庇护的难民每月至少可获得354欧元补助。乌克兰难民不用走“庇护程序”,获得的补助还可增加至少70欧元。

德国先后接纳了超过60万中东难民,假如有100万乌克兰难民选择德国为目的地,一个月至少要花费4亿欧元。这还不算住房、教育等成本。

而波兰现在已接收了280万乌克兰难民,花费也可想而知。由于乌克兰现在禁止16-60岁的男性公民离境,涌入欧盟的难民多为妇幼,因此这些花费并非能够通过劳动力的增加得以补偿。所以,德国和波兰现在着急,要求其他欧盟国家分担难民名额。

那么,德国和波兰的合理要求,欧盟委员会为什么不想响应呢?

欧盟没有协作接收难民的强制性制度

一个重要的原因是,虽然《阿姆斯特丹条约》等为欧盟协作接收难民确定了操作指南,但并不具有强制性。

这也就是为什么欧盟委员于尔娃·约翰松早在23日就表示,不能给每个欧盟成员国确定接收难民数量的原因,因为“存在法治问题”。

另一个原因是,欧盟内部“贫富不均”。德国2021年GDP总值约合4.2万亿美元,相当于8个波兰的GDP之和。

此外,超过一半的欧盟成员国债务占GDP之比超过了60%,因而存在财政紧张的情况。在这种情况下,欧盟也没有协调各国接收难民的能力。

在这种情况下,为缓解吸纳乌克兰难民带来的财政问题,一些欧盟国家只好打起了欧盟“复苏基金”的主意。

欧盟“复苏基金”有7500亿欧元,是2020年为应对疫情设立的。按要求,各成员国需制定相应的经济改革计划才能得到“复苏基金”的投资。波兰、匈牙利等国就以俄乌冲突引发难民、经济问题为名,要求大额“复苏基金”支持,但遭到欧盟委员会拒绝。

2015年的中东难民潮,被欧盟视作“二战以来最严重的难民潮”,现在的乌克兰难民潮,又被称作“本世纪最严重的难民潮”。

事实上,难民潮已成困扰欧洲的痼疾。要真正解决这个顽疾,欧盟对国际事务就该多做些劝和促谈的事,少做些随风起舞、升级对抗的事。

新京报特约撰稿人 | 徐立凡(专栏作家)

编辑 | 徐秋颖

校对 | 陈荻雁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