伊斯梅尔·巴什莫里:感谢那些“反华”的人,你们坚定了我热爱中国的决心

6 5月 by admin

伊斯梅尔·巴什莫里:感谢那些“反华”的人,你们坚定了我热爱中国的决心

伊斯梅尔·巴什莫里:感谢那些“反华”的人,你们坚定了我热爱中国的决心

【文/伊斯梅尔·巴什莫里  译/观察者网 沈玉萌】

Quora问题截图。

你对中国有什么看法?你有去过中国吗?

以下是我的中国观超浓缩演进史:

9岁到14岁(1997-2002):1998年,我在《致命武器4》中看到李连杰,然后就被惊艳到了,哇哦,古代中国真是太神奇了!书法,孔子,论语,中国民间宗教,这些事物让人引人入胜……我在13岁时读了《马可波罗游记》,并开始对中国帝国王朝有了一些了解。

我曾在图书馆手抄过中国神话和寓言(那时没有智能手机,也没有复印机),并且经常访问ChinaTheBeauty.com(现已关闭),该网站主要向外国儿童介绍中国的历史和文化。这让我经常使用拨号上网,为此,我的父亲常常抱怨账单,因为上网是按分钟收费的。

后来,CCVT英语频道在埃及播出,我可以欣赏到一些优美的中国古典音乐、旅游纪录片、娱乐性英语比赛等,但没有政治内容。

CCVT英语频道。来源:CGTN

这对于我的中国观时间线确立了一个重要事实–我的中国观发展是独立的。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,我从未被中国媒体”灌输”过(事实上,我最近才开始接触中国政治媒体,但我对中国的看法已经完全成形)。然而,在我的一生中,美国国务院和西方媒体对我进行了大量的灌输,这也是为什么我花费了很长时间才形成了独立的中国观。

14岁到22岁(2002-2010):压抑、动荡的时期。我早期对中国(以及大多数其他主题)的学术完全没有任何的兴趣。当时,我对PlayStation 1和PlayStation 2上瘾,所以中国对于我来说,只是一片”浮华武术之地”。我想学咏春拳,但开罗附近并没有这种课程。这可能就是真实的我:一旦情绪改变,我就会对某些事情失去兴趣(双相情感障碍)。